作者:杨建树

最后一个倒下的,是卓一凡,他哪怕再不甘心,哪怕眼睛都赤红如血,哪怕疯狂无比,可依旧还是又跟随了半圈后,在第二天的上午,脚步酸软,噗通一下倒地。

作者:公成永长

林昆风云不惊的坐在车里抽烟,一只胳膊搭在车窗框上,另一只手捏着烟卷,浑然把阿狗和他的手下当成空气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