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滴冷汗,顺着她的额头缓缓落下,要说她刚才突然从车上冲下来,就是仗着自己有枪,没成想手枪居然忘带了,这也只能怨她自己粗心大意。

虽然不知道林昆想怎么揪出来那两个人,冯佳慧还是点点头,并马上去找院长了。

林昆没有反抗,就这么被拖到了面包车门口,他想法很简单,既然有人要见自己,那自己就去见见,没什么大不了的,也省的自己在明处,别人在暗处,怪被动的,可哪知竟然有人不开眼,把他往面包车里推的时候,抬起脚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,好嘛,这一下可有好戏看了。

保安的语气不说有多凌厉,但脸上严肃的表情让林昆很不爽,你丫的就是一个保安,凭什么在老子面前甩脸子,难道是皮痒痒了找抽了?

“哦,没学什么本事,我也不算他的弟子。说白了,我就是一普通人,珠子大哥,我这儿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,你看不起我,我也不愿意被你看的起。懒得和女人计较,走就是了。没想到我才一站起来,珠子却笑着说道:“这回生意可是个肥差,而且没你不行啊。”我一愣,转过头不解地望向珠子,问道:“老哥,你啥意思啊?”

赵猛站在一旁冲林昆和耿军狄说道:“二位,真是抱歉,是我们工作疏忽了,才误抓了你们,现在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喊话的这人就在林昆的斜对面,不等周围的这些黑出租司机们飞蛾扑火,林昆直接一步冲到了这人的跟前,直接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门上,这哥们顿时被砸的七晕八素,双手捂着脸趴到了地上,血水汩汩的顺着指缝流了出来。

“我次奥,你小子他妈的还是欠打是吧,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,今个我要是不好好修理你,你还真特么不知道这磨盘镇谁是天了是吧!”于亮愤恨的冲冯佳明骂道,说完挥起巴掌就冲冯佳明的脸抽过去。

“怎么回事!”姜峰严肃的喊了一声,所有人闻声回过头,看到姜峰的一瞬间,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全都凛然起来,姜市长果然真的来了,有的人再侧目看向林昆,一时间对这个无赖一样的男人的三观立马刷新了,能一个电话就把姜市长给亲自请来的主儿,怎么可能是无赖,只能说人家藏的太深了。

睡觉前,林昆给澄澄盖了盖被子,看着小家伙安静熟睡的样子,他心里一阵暖暖的,虽然这孩子不是他亲生的,但从这孩子的身上总能发现他自己小时候的影子,这或许就是一种缘分吧,并且在他的心底,已经越来越把澄澄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了。

“余书记,还有件事我想拜托一下,刚才我听黄光明说,我的档案信息在国家公民系统里无权查阅,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你能帮我查一下么?”

“地下赛车?”林昆哈哈一笑,道:“沈大警花,这你可是冤枉我了,我林昆可是堂堂正正的守法公民,那种违法乱纪的事,才不会去干呢。”

就在这时,李春生突然从林昆的背后斜刺的冲了出来,冲着两个捂着裤裆蛋疼惨叫的小青年凌空一个飞跃,啪啪的两记英俊潇洒的飞腿踢出,一只脚踢在了小青年的胯骨上,另一只脚踢在了小青年的肚子上。

四个人都不明白,一起看向疯彪。疯彪抽了一口烟,缓缓吐出道:“中港市今天来了一个过江龙,明天保不准会再来两个、三个,形势总是多变,咱们该壮大自己的实力就一定不要手软,而且蒋叶丽那小寡妇不像我当初想的那么简单,之前咱们的人三番五次到她场子里滋事,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她这是在忍,在忍就代表就是在等机会,咱们绝对不能给她这个机会!”

坐在书房矮榻上,陆宁开始有些不习惯这些低矮的家俬,心说北方胡床之类的,高腿家具已经出现,等自己有时间,也动手做一些好似后世的桌子椅子。

“滚尼玛,有本事给老子下来!”一个满头黄毛的小青年冲着墙头上道。

冯佳慧的房间也不远,林昆来到了冯佳慧的门外,轻轻的敲了敲门,冯佳慧过来开门,看着林昆笑着问道:“澄澄爸爸,有什么事儿么?”

而只要有几年时间缓冲,那么,东海港气势已成,就算十几年、几十年后航海司南慢慢普及到全世界,那也不是什么坏事了。

林昆忍着耳膜的刺激,听完了李春生催人泪下的感激,然后玩笑的冲电话里骂了句:“你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磨磨唧唧,真要谢你师傅,来点实惠的!”

带着女朋友之类的聚会吃饭,对陆宁来说,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而且,一次带两个,又都是倾国倾城的层级,感觉还真是挺拉风的。很有满足感。



一觉醒来,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,小楚澄四点半准时放学,林昆赶紧去洗了把脸,开着老捷达直奔幼儿园,路上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,这也就是他了,常年喝惯了漠北的烈酒,对酒精的抵抗力极高,要是换作普通人,一下子喝光了整瓶的轩诗尼,非得醉上三天两夜不可。

“快跑!!”也不知谁喊了一声,众人本能的就急速散开,就连红衣少年也都面色苍白的放弃了出手,急速后退。

没有了狂躁的音乐,习惯了熬夜班的服务员们,也都打起了呵欠,大家收拾着桌子,动作明显比正常的时候缓慢多了。



晃了晃头,他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:“今天晚上……那算是吻吧?”反正也睡不着,林昆干脆来到了二楼的露天阳台上,躺在舒服的躺椅上点了根烟,望着寂静的夜空,扑朔迷离的星光,和那轮冷清的明月,倒也是十分的惬意。

“不敢不敢……”黄光明连连道:“我就是一个芝麻大小的警察局长,在林先生的眼里屁都不是。这事真是误会,我不知道林先生您的身份,否则也不会……”

几天的相处下来,乐乐也非常喜欢韩心这个能歌善舞的小阿姨,所以韩心一说陪她去卫生间,这小丫头的脸上充满了开心、欢快的笑容。

可好景不长……一个月后,王宝乐沮丧的发现,自己的灵石纯度居然又一次的被卡住,无法突破达到八成六。

杨刺史正百无聊赖,便笑着起身告辞,其余众州官,跟着鱼贯而出。第二天一大早,就有小吏来打听消息,听到可能结果要中午才出来,他就一溜烟跑了。日近中午时,杨刺史等一大帮人,就呼啦一下都来了。却见陆宁还是大马金刀坐着,就和昨日他们离开时一样,还是那样精神奕奕。

“我看着这菜地空着怪可惜得了,昨天下午就买了点种子回来,今早上给种上了。”林昆笑着道:“等过个两三个月,咱就能吃上新鲜的蔬菜了。”

斗剑之后,本来本州杨刺史送来帖子,要为东海公洗尘,但陆宁却推拒了,宁可来和阿牛一家吃饭。

少年郎扬着脖子,气恼的看着孙羽:“你们合伙诓我!明明知道我不是他对手,故意来挫我锐气!他在此,又如何?!某就是不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