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耆门宾白

无论攻击多么的犀利,始终触碰不到林昆的衣襟,这让恶道士十分的窝火,他吐着满嘴的酒气‘啊’的一声怒吼,脚下猛的一跺,黑暗中整个桥头仿佛都跟着一颤,挥着一双拳头,爆发出全身的力量向林昆扑来。

作者:东闾经赋

“昆哥,你觉得这狗肉当下酒菜成不?要是成的话,我马上让人来拉走。”大汉一脸灿烂的笑容冲林昆道,他不是别人,正是省人大书记余宗华的独子余志坚,三年前在一次行动中中了圈套被俘险些丧命,是林昆救了他。